1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アマツカゼ~Episodel I

太好了, 趕得上在大阪公演完前完成(笑)
拖了很久呢…

希望沒看舞台的人也知道多一點內容
特別給那個我說凪跟きだつよし時問我他們是誰的KAIRI (笑)

圖是從雜誌拿的
看回這些雜誌真有助回憶呢

因個人年紀跟記憶力問題, 不排除有是大概地是妄想出來的,
特別是對白…
場景次序可能亂了也不定…
應該開始的會比較詳盡..之後的會越來越模糊(笑)

如有錯漏敬請原諒並歡迎指正

路過沒興趣的請不要多手(笑)





☆★☆★☆★☆★☆★☆★☆★☆★☆★☆★☆★☆★☆★☆★☆★

「開門!」
一聲令下, 城門打開, 一男子步下
男子右手受傷, 左肩上的劍上架一個布袋

凪走至台前




這時城寨主人山城不動出來了
凪把染了點血的布袋交給山城不動的手下影村, 影村打開一看
影村:「這…果然是我們敵人的首級!!」
山城不動: 「做得好, 那就如你所願」

門被打開, 一女性緩緩出來
りん: 「很久沒見了, 兄長大人」
凪: 「りん!」

看到妹妹, 凪馬上想上前去, 可是被影村攔住
影村:「把武器放下」
凪把劍交給影村
步向りん, 突然從左手的紗布中取出山匕首

之後, 殺陣開始
凪找準機會, 把匕首插進山城不動的身體
凪「山城不動, 討ち取ったり」 (不知怎譯..是指用武器把敵人殺死)
山城不動大叫了一聲後消失在台上
凪帶著りん打算衝出重圍
這時.. 山城不動突然從舞台下左方走出來行回上舞台

(第1天真的嚇到了..就在我面前啊.. 凪一直望著這邊)

原來, 剛才凪打倒的, 只是山城不動的影武者(替身)
凪再次刺向山城不動, 山城不動又被刺中…
山城不動:「啊啊啊(慘叫)…這次也是影武者

又是另一輪殺陣
可是最終還是不敵
りん再被帶走

山城不動對凪說「如果想要拿回想要的東西, 說變得更強之後打倒我吧」



<音樂響起, 登場人物介紹>

凪坐在城前樓梯上
突然一女子出現
凪「是誰?!」
陽炎「是我」
女忍者陽炎, 從前是凪父親的部下, 現在追隨凪
陽炎把自己弄的飯團遞給凪, 可是被拒絕了(笑)
之後留意到凪受傷了想用帶在身上的草藥給凪療傷, 可是又被拒絕了(笑)
凪「你不用再跟隨我了,你自由了, 走吧」
陽炎不肯
凪拋下一句「你喜歡怎樣便怎樣」 (「好きにしろう」) 便離去
陽炎呆呆的「…喜歡」 (「好きに。。。します」)

突然, 一僧侶裝束的人出現
僧侶「這裡是山城不動的居城嗎?」
陽炎「是又怎樣」
僧侶突然撲向陽炎…
陽炎大腳踢開他(笑)
…僧侶倒下
陽炎「喂你怎樣了」
「…好肚餓」
陽炎把本要給凪的飯團丟了給僧侶
「…好吃(大口吃)…咳咳咳」
陽炎「喂你怎樣了」
…我忘了為什麼了, 總之陽炎就是拿草藥出來
僧侶「你..太好人了…像観音一樣(観音さま)
僧侶又撲向陽炎…又被踢開
陽炎「不要開玩笑了, 哼」
剩下倒在地上的僧侶,
爬起來, 拿飯團繼續吃 「嗯! 是戀愛的味道!」 (「うん!恋の味!」)

回到城內, 影村把一個矮小的老人帶回來, 說是占卜師
不動說要占卜師幫他占卜
老人揮到手上的占棒說「…不要接近山岳…」
這時, 凪突然上前扯掉老人的頭髮衣飾..是假髮
根本不是甚麼占卜師
眾人打了起來
男子雖沒用使用任何武器, 也成功逃離山城


(又是雞毛掃啊 )

凪追到山岳附近「逃得真快啊」
這時, 僧侶再度出現「你就是凪嗎」
確認了面前的人就是要找的人後, 就突然向凪發動攻擊
「我要為被你殺死的師傅和兄長報仇!!」


這時, 陽炎趕到
陽炎「這裡我來應付, 你先走」
凪離去, 陽炎準備作戰
僧侶「咦…咦…(盯)…觀音大人!!!!」
陽炎「嗄?」
僧侶「是我啊…想不到還可以再見到你」
陽炎「啊-----------」
僧侶兩度把陽炎撲倒, 兩度被她踢開 (笑)僧侶「觀音大人的名字是?」
陽炎「陽炎」
僧侶「陽炎… (說了一大堆) …我是仁雷」 (「仁雷です」)
仁雷說已經完全愛上陽炎了, 她說甚麼也會做
陽炎就突然衝向仁雷說「那就不要再追殺凪!」
仁雷在猶豫時, 陽炎就拔刀架在仁雷頸上「如果凪死了的我也會死的」
陽炎離去
剩下仁雷在台上…「先整理一下情況吧…如果我殺了凪, 我會很高興…可是陽炎也會死...不不不那我也會傷心….啊啊啊怎麼辦…看一下月亮的指示吧….啊啊沒有月亮!!!!!!」

大叫一輪後, 仁雷退場

りん登場, 邊唱著歌

「右の申(さる)左に示(しめす)
 頂(いただき)すべって ふたの穴
 鏡に映る 黄金虫
 仏の 昼寝に 天つ風 吹く
 仏の 昼寝に 天つ風 吹く」

山城不動進來「又在唱這歌嗎?」
りん「嗯, 只要一唱這歌, 心境就能平靜下來」



數天後, 山城不動派凪跟影村到神之岳
神之岳可以作為往後進攻織田軍的要地
可是傳聞這神之岳住了風神
除了凪之外的人都戰戰兢兢的

突然
「殺….」
影村「這..這是甚麼…誰…」
「不殺….」
影村「咦…」
「殺…. 不殺…」
影村「到底是哪個啊?!」

後方出現一人影, 是仁雷
「你在這裡做甚麼啊?!」
仁雷「在煩惱啊! 到底殺不殺你」

這時
陽炎來到, 仁雷又一個大撲抱著陽炎
(凪跟在仁雷陽炎懷中的陽炎對望了幾下之後有點羞的轉過來的表情很讚 )

草木亂舞, 其他人逃去無蹤
風神出現了
原來, 所謂的風神就是之前那個扮占卜帥的男子-虱
仁雷看到虱「你很小啊, 站起來看看」 (爆)
虱「已經是站了起來的喇

陽炎「你這個冒牌貨知道些甚麼」
虱「我知道你喜歡他(指向凪)」

陽炎「
凪也(害羞的?) 走往一旁

(是在這邊啊…我又)

陽炎向虱攻擊
草木再舞, 把陽炎跟仁雷困在草木(鐵閘)的後面之後逃去
凪追上去

一直追, 追到山頂, 兩人都無力倒地
說了一會有的沒的..之後..2人一起掉進洞窟了 (我對不起大家)

(我不太肯定這幕是不是在這的)

陽炎右方從客席邊喊著凪邊走出來,
仁雷跟在後面

仁雷說不明白為什麼陽炎要那樣追隨凪
仁雷「明明是那樣殘酷的一個人…」
陽炎「不要再說了! 他其實是很溫柔的! 如果不是7年前那一天…他現在應該還是那麼溫柔的吧…」
仁雷「7年前…?」
陽炎「7年前…山城不動因為看上了りん, 想要把她娶回家, 於是, 就利用蟲向凪的村莊攻擊…」
仁雷「蟲…?」
陽炎「凪的父母被殺了, 帶著妹妹りん想要逃出..可是最後還是不敵山城不動…山城不動就說如果想要拿回りん, 就把他打倒…凪是為了要打倒山城才成為他手下並等待機會的…」


(這幕是其他人在半透明的布後重演7年前的情景, 陽炎跟仁雷在布前)

陽炎「從那天起…凪內心的風就停止了」 (「あの日から、わがの心の風が止まったままだった」)
陽炎是稱呼凪做わが的…是這個わが嗎…

突然, 後方有煙火
陽炎「很漂亮…」
仁雷「不..你更..嗚(被陽炎打)」
之後, 陽炎就往煙火的方向跑去, 那煙火似乎是她之前給凪的火藥
仁雷「是在害羞吧, 真可愛


凪在洞窟醒來
洞窟內都是黃金寶石
洞窟頂有個石像…凪想要按下去時被虱阻止了

虱說有想用這些黃金寶石去做的事
虱「我…想變成風, 自由自在的四處旅行, 自由自在的生活…看, 我還弄了這帆, 然後就是弄艘船, 聚集朋友一起旅行…光是坐在這想就夠興奮了」



凪「..(性格)真是陰沈…」( 「暗いなぁ」 是指風神在整天在洞窟妄想很陰沈)

虱「你..哪有資格說我…自己還不是一整天躲在家畫畫弄粘土…之後還拍下自己的作品…又跟作品一起拍照(學大野智自己拿著相機跟作品自拍 )…又這樣跳起來拍照(學大野智FREESTYLE作品集內那張跳起來的照片)」


凪「這是你的FREESTYLE吧? 我的FREESTYLE是更加…(跳起來)」

(全場爆笑, 竟然連FREESTYLE也用了)

虱「哈哈, 你真有趣, 好了, 我們從現在開始是朋友了 」
之後, 拿了陽炎給凪的火藥點火了

虱走回到凪身邊, 伸出手
「吶, 你也要變成風嗎 」

凪正要伸手時
「啊啊啊---------(尖叫聲)」

陽炎也掉下來洞窟了
看到虱的陽炎準備作戰, 被凪阻止了
然後, 是仁雷的聲音
陽炎叫仁雷把繩放下來

在凪準備走時, 虱叫住了他
「下次再一起玩吧」
凪揮起手「喔!」 笑了一下….
被自己的反應嚇到了的凪, 馬上爬繩走了
陽炎嚇到了「..他…笑了…」
之後瞪了虱一眼
虱則是一臉成到了+yes的握拳興奮表情


霧中 出現一個身穿盔甲的男人

之後, 山城不動也出現了
男人向山城不動攻勢
「父親大人!!!」
男人好像沒聽到…毫不留情的攻擊
最後, 山城不動把劍一插, 男人倒下
一貌似りん的女子出現, 看到倒下的男人
二話不說拿起地上的劍往頸上一劃
「母親大人!!!.....啊啊啊……..」

りん「殿下又發惡夢了嗎」
山城不動「りん, 知道嗎, 我是因為殺了自己的父親才變強的…」

此時, 凪回來了
山城不動問有沒有在神之岳發現甚麼
凪說沒有
發覺凪神色不對的山城不動把劍架在りん頸上「就算這樣也甚麼也沒有嗎」

(我又忘了了了了…之後發生甚麼事了…總之, 就是りん沒事凪也沒說出洞窟的事)

山城不動就跟凪說, 要他去把河川水流弄停,
之後再把河堤破壞, 讓河水一氣衝向織田軍的陣地
凪去虱要怎樣看(預測)甚麼時候會下雨…當然, 沒有說真的原因
虱教了凪之後, 向凪拋了一個飛吻 (爆)加一句加油喔便消失在森林了
凪卻是小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陽炎和仁雷正在準備堵塞河川
凪來到匯合他們
這時, 出現了一群人攻擊他們
在回擊時才發現, 是平民…
原來他們正要用河水沖陷的, 竟是平民百姓的村莊
是無辜沒罪的平民百姓的村莊
..可是, 眼前的村民為了保護村莊, 向他們攻擊了
凪避開了一個, 可是另一個…
…凪終於拔劍了…斬殺了村民…沒有罪的村民…
陽炎跟仁雷也分別被村民圍攻了…
凪上前一斬, 把河堤的繩斬斷了
洪水湧出把村莊沖毀了
村民「為什麼…要把我們的村莊….」抓著凪的衣袖…斷氣了…

凪「啊啊啊啊---------------」



<第一幕完>

(這幕完的時候…是在地下的人都起來把凪抬高, 凪繼續維持著那個抱頭的動作..在現場看很震撼)


<第二幕>

城寨內眾人在狂歌起舞,
影村把酒杯遞給凪, 凪卻拿起整瓶酒喝起來了
山城不動帶著りん進來, 說了一堆(笑) 之後離去
眾人也跟著離去
剩下凪跟在地上躺著, 面上戴著面具的一人
那人脫下面具…是虱

虱「幹得很不錯嘛」
凪無言
虱一腳把凪踢飛「我還以為只要是你的話, 也可以成為風的…」
對凪完全失望的虱就這樣消失在凪面前

凪呆在原地
四面有人出來跳舞, 之後, 4個穿長袍的人走到凪後面
一邊脫下面具逐一說

(4人分別是りん, 陽炎, 仁雷和虱…這段應該是類似凪內心的感覺影像?)
「你 能看得到甚麼」 (「あなた なんにが見えますか」)
「你 能聽得到甚麼」 (「あなた なんにが聞こえますか」)
「你 能做得到甚麼」 (「あなた なんにができますか」)

(咦..怎麼只有3人 )

4人「你 甚麼也做不到」 (「あなた なんにもできない」)




凪似乎決定了甚麼, 一個人前往山城不動的所在地

由於到處也找不到凪, 陽炎跟仁雷來到來到神之岳找虱
草木亂舞
仁雷「這個模式…難道…啊----
仁雷跟陽炎又被草木閘困住了(笑)

虱現身了
陽炎說到處也找不到凪, 想他說不定來了這裡
虱「他沒有來過」, 虱已經甚麼也不想理了
陽炎「我以為只要是你的話 也許可以拯救他也不定」
虱「甚麼…」
陽炎「那一天, 在你叫他再來玩時, 他笑了…自7年前那天以來, 再沒有笑過的他, 笑了」
虱「7年前…?」
陽炎「7年前, 村莊被山城不動用蟲襲擊, 雙親被殺, 妹妹被搶奪那天以來…」
虱「蟲…」
陽炎跪下「求求你, 救救他!!!!」
仁雷「為什麼要那樣…不要這樣了…」
陽炎「求求你, 救救他…求求你」
虱默不作聲的消失在他們面前

場景回到山城, 原來凪不敵山城不動, 被抓起來了



當山城不動想用新引入的洋式火槍射向虱時
陽炎跟仁雷趕到
跟山城不動的部下打起來

然後虱也來了
混亂中虱用那寫有「風」字的帆把りん帶走了
3人逃離山城前往神之岳

途中, 陽炎突然倒下
原來, 她剛才被洋槍打中了
陽炎「不要理我, 你快走!」
凪不動
陽炎「…我之後便會追上來…因為我是忍者, 快走!」


凪離去
仁雷步往陽炎
陽炎「你還在這裡做甚麼?! 你也快去啊, 快去幫他」
仁雷「可是!」
陽炎把刀架在自己頸上「快去啊, 不然我就死在這裡」
仁雷「可惡…」
陽炎「救救他…」

山城部下「喂, 女的在這裡! 喂, 男的在哪?!」
陽炎「我不知道」
陽炎以一敵眾, 快要支持不住時
仁雷折回來了…
仁雷「我怎可以丟下喜歡的人走掉」

在保護陽炎時, 被數人刺中…在陽炎面前倒下了
陽炎「仁雷…..啊啊啊啊--------」
凪折返回來
可是陽炎最後也被刺中…倒下了…
雖然是把敵人都打倒了, 可是陽炎跟仁雷…

りん在洞窟內醒來, 望向虱「你是誰?」
虱「7年沒見了, 你那時明明長得比我還小, 現在已經這麼亭亭玉立了…」
凪一人來到洞窟
虱「其他兩人呢」
凪「他們…不會來的了…」
虱「是嗎…」

突然, 山城不動出現



山城不動對虱說「好久不見了, 別來無恙嗎」
凪一臉疑感
山城不動「知道嗎, 7年前, 就是他…」
山城不動拾起地上的帆一撕, 把「風」的「ノ」撕掉, 變成了「虱」
「他就是『蟲』啊」


虱跟山城不動打了起來
可是, 也被刺中倒下

跟凪說了一大堆…大概是想變要成風的說話
「俺も風だから」 (虱-> 風/凪->風..這樣?)



剩下3人, 山城不動, 凪跟りん
山城不動跟凪

(這裡完全忘了, 都是打打打的…總之, 最後凪贏了就是了 LOL)

山城不動死前又說了一堆…就是…他其實不是壞人之類的吧(爆)
他做的事都是為了凪, 想他變強, 繼承他之類的….吧



剩下2人, 凪跟りん
りん突然瘋狂的笑了起來

りん「想不到竟然變成這樣」
凪「りん…?」
りん「山城不動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啊, 想你變強成為他的後繼者…想不到最後你竟然甚麼也做不到, 連自己妹妹也救不到…不過沒所謂了, 這些黃金寶石, 這個國家…現在全都是我的了, 哈哈哈哈哈」

聽到這樣的話…凪才知道自己一直想救出的妹妹已經不是7年前的妹妹了
開始唱起歌來

(現場清唱的啊)

「右の申(さる)左に示(しめす)
 頂(いただき)すべって ふたの穴
 鏡に映る 黄金虫
 仏の 昼寝に 天つ風 吹く
 仏の 昼寝に 天つ風 吹く」

凪「你根本不明白這歌的意義」

(這似乎是一首民謠, 說出寶藏位置的民謠)

凪走到之前虱叫他不要碰的石像前


一按下去
洞窟就崩塌了, 所有的黃金寶石也沈向地底
凪坐在地上,
りん「啊啊啊…黃金呢…都不見了….啊」
凪「甚麼都沒有了」
りん「你在說甚麼啊, 兄長大人…對了, 我們再去眾集人吧, 再建立軍隊! 兄長大人!!!」

凪拿起刀, 步向りん
凪「這是我最後一次拿刀斬人…」
之後, 往りん揮劍, 可是並沒斬下去
凪「這樣, 我跟你就再沒有關係了, 你自由了」
りん「…兄長大人…」
凪拋下劍「我不要這東西…」
拾起地上的帆


圍在頸上「… 只要它就夠了」




<音樂奏起, 幕除除降下, 全劇完>

☆★☆★☆★☆★☆★☆★☆★☆★☆★☆★☆★☆★☆★☆★☆★

好長的一篇報告
以下是一些個人感想及完場, 千秋樂的SP

看完這次舞台之後, 我變了半個きだちゃん(誰)的飯
虱小小的一粒很搞笑
又有FREESTYLE, 又有Step and Go 的gag…我就說きだちゃん根本就是嵐飯

<4月6日謝幕>
通常第1,2次都是全體的, 第3次就是大ちゃん一個人
4月6日時第3次謝幕時, 幕一邊降下大ちゃん也一邊蹲下…超可愛
大家拍了一輪手, 幕再升時…大ちゃん根本就還蹲在那

4月7日千秋樂出現一件突發事
就是第2幕開始不久, 虱在責軍凪那裡, 聲線一扯就突然失聲了, 變了動畫米奇聲音(笑)
下半場就多了幾句跟喉嚨有關的台詞…
「我(喉嚨)究竟會變怎麼樣」
陽炎去找虱時, 虱「我(喉嚨)這樣根本甚麼也做不到」
(爆)

下半場時我留意失聲的きだちゃん 多了, 好像忽略了凪
可是きだちゃん在日記寫第2天喉嚨已經沒事, 去看醫生也說沒異常..那天失聲成了一個謎

<4月7日謝幕>
一輪謝幕+ 「ありがとう~」後
突然..出現dead air
之前的公一演謝幕都是「ありがとう~」「ありがとう~」就可以的, 千秋樂自己面對觀眾說些話時就呆掉了變回完全大野智好可愛…只是「。。うん!(點頭)」的
謝幕時說話的聲音變回有點高又像走音的聲音…剛才都是壓低聲線在演

千秋樂第4次謝幕是全體的
大ちゃん「無事に終わって。。はないですね」
望向きだちゃん(笑)

之後, 叫大家說一下感想
到きだちゃん說時,
..說到一半..不太聽到.. 大ちゃん「。。という事で」(笑)..
..竟然連大ちゃん也可以欺侮到他
仁雷也吐糟說聽不到他說甚麼(笑)

きだちゃん「對不起~~~~~~~~~~(跪) 」

幕再拉下時, 螢光幕突然出現
「天っ風 千秋楽 そして 帰り来た あの男ーーーー戦国風予告篇??!!」

戦国風的風助(大ちゃん)拿著盛飯器登場
揮手叫觀眾起來跳舞
(音樂在轉世風也有出現…woo woo woo的 *笑*)
之後, 一些有的沒的人物出場
我只記得仁雷, 陽炎跟虱的

仁雷的是在轉世風也有出現的西人傳教士
說的日語超好笑, Step and Go 就是在這出現的

陽炎把牙塗了, 在臉止畫了2個跑出來

虱, 就是きだちゃん喇, 旁白說「自己的角色自己來寫」
小知識: 風系列都是他寫的, 只有今次自己也是演一角

一輪喧嘩之後, 全體再出來一次
那個予告篇應該只是千秋樂SP吧…真的會有第5彈嗎…

仁雷出來時把傳教士的衣服脫了只剩下一件白色打底服
被大ちゃん討糟說「你又不是幽靈…

千秋樂連那個予告篇, 整整3個鐘

看了2場…
我的位置都是偏左手邊的
最驚喜的是第1天山城不動竟然就從旁邊出來
之後大ちゃん一直望這邊 的台下山城不動說台詞

整個舞台劇大ちゃん站這邊, 望這邊的頻率挺高
千秋樂位置比較中央一點…說台詞好像望這邊似的妄想mode全開

因為我是沒有看過任何報告去看的
山城不動走出來時真的嚇了一跳
不過..他的角色…其實性格有點搞笑

於是仁雷死時, 我2天都哭了…嗚

最嚇到的是りん竟然是奸的, 第1場看時完全沒心理準備


松本(陽炎) 給我的感覺跟之前制作發表時很不同..忍者角色小小的一隻很可愛
原來她跟ベッキー是朋友…ベッキー有送她花籃

森光子有分別送 佐藤アツヒロ(山城不動)大ちゃん花籃
除了森光子外, 個人名義的還有宿題君的小倉さん
其他的都是團體雜誌電視的

千秋樂是會high一點的嗎?
後面的太太們笑得好吵
昨天好笑的地方大家都是笑笑算, 今天某幾位太太帶頭在拍手..特別是FREESTYLE時
我都完全聽不到台詞了說..某程度上這算是的干擾演出吧

FREESTYLE那個, 聽聞還有另一個版本的…是說「照片是人家幫我拍的, 不是我自己拍的!!!」…這樣

大ちゃん的角色啊, 真的都在斬斬斬..一定好累

原來這個Episode 1, 解釋了很多戰國風中背景
風助的誕生—凪變成風助
頸上的圍巾,
用口和腳接敵人的劍 (學虱的)
在戰國時代竟然不用刀劍, 只用說話作武器


明天就是大阪千秋樂了, 是最後最後一場了
大家, 加油!!!!



看きだちゃん是不是很小粒~~~跟陽炎差不多啊(喂)
會在綵排時穿(龍珠)亀仙流Tシャツ的きだちゃん很有趣
會對きだちゃん說「いいなぁ、それ」的大ちゃん也很有趣
不過…會買新的亀仙流Tシャツ送大ちゃん的きだちゃん最高
大家有時間可以去看一下他的Blog喔

最後送上場刊內的2張


彩色版本



呼, 好累(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hanks

halo.其實我睇o左你個blog有一段日子,不過未留過comment....好(西利)ar.你....套舞台劇咁長..可以記得咁多野!!
多謝你打出嚟 ^____^好想睇ar~
如果呢套都出DVD就好la~~大ちゃん殺陣一定勁好睇v-10
ありがとう!

長~~~い~~~
ゆっくり読ませてもらうね!

好害! 講講下REPO就出來了XDXD

爸爸太帥! (暈) 那個Freestyle在現場看的話一定更爆笑....
Secret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ikaka

Author:sakuraikaka
本当の夢はいつもそばにある~

夢を叶えるための名言集



presented by 地球の名言

※金魚の時計※

◎懶人指數◎

最近の記事

☆★サミー☆★

最近のコメント

★☆特上キャスター★☆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やる気マンパン☆★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カテゴリー

◎家有小熊◎

♪わがままの旅♪

月別アーカイブ

㊣大親友の家㊣

♪雪♪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